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本地要闻 > 文化•旅游
保护传统村落 促进经济发展——福建连城培田村保护古村之探讨
文章来源:连城县门户网     作者:吴念民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7-08-24    【字体:

培田是一个保护比较完整的传统村落。这里有数十幢祠堂、书院、民居等传统建筑,和以此构成的村落格局,是不可多得的建筑文化遗产。2005年,被建设部、国家文物局评定为“中国历史文化名村”,2006年,国务院公布为“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”。并获得了“中国最美的历史文化村镇”之一、“中国传统村落”等多项荣誉称号。 

培田是万山丛中的一个小村,由于种种原因,侥幸保存下来了。经济一度比较富裕的连城,过去有“金姑田、银莒溪”,有水陆码头朋口、新泉和手工业、商贸发达的大乡镇文亨、四堡、芷溪等等。过去,像培田一样的传统村落在连城并不稀罕。 

由于经济的发展和“城市化”的快速推进,还有我们缺乏对传统村落和传统建筑珍贵价值的认识,许多原本不错的传统村落消失了,或被“改造”得面目全非了。当我们意识到传统村落的价值,知道那也是难得的“文化遗产”,认识到那才是我们得以安放“乡愁”的地方时,像培田这样的地方已经不多了。培田因此而珍贵。 

2000年前后,连城县有过“旅游兴县”的构想,由于培田离著名风景区冠豸山不远,有人建议将培田作为“旅游资源”来开发,结合“冠豸山”组织成一个有山、有“古村落”的旅游景区。这一建议得到了重视,县、市领导大力支持,经过十几年的规划建设、保护改造,才有我们今天看到的培田。培田是全国第一批保护古村的一个,也是福建省最早保护的“古村落”中的一个。十几年来,国家通过各种渠道投入到培田古村保护(包括修路)资金达2.4亿元(据2017.6.1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节目介绍)。开发“旅游”以后,培田获得了“4A级景区”资格。2016年,旅游门票收入276万元(据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介绍)。培田“人气”旺了,来培田的旅游观光的络绎不绝,如在节假日,甚至到了人满为患的地步。很多人对培田的“保护”成果和“保护”模式赞誉有加。许多领导都来过培田,培田也因此远近闻名。 

但是,培田的“保护”和开发是不是最佳模式?古村落能不能因此而长期健康地“活”下去?村民是不是得到实惠,积极支持古村落的保护开发?笔者认为:培田是珍贵的文化遗产,能得到保护,实在是她的福分。但培田古村能不能长期健康地“活”下去,仍然要考虑很多问题,做很多工作。 

一、“旅游是一把双刃剑”,发展 当地多种经济,建设美丽乡村,才是保护传统村落的根本出路。 

“传统村落”的价值,要有足够认识。现在,“传统村落”保护问题重重,说到底还是对她的“价值”认识不够或认识不同。培田之所以能得到保护,是因为有包括当地各级领导在内的一批人较早地认识到培田的价值,及时采取保护措施的结果。但是,传统村落的价值由于“专家视角”、“政府视角”和“农民视角”的不同,决定了各个方面对“保护”认识的差别。 

“专家”和学术界对“古村落”的保护是从传统村落的文化价值、历史价值、艺术价值等方面来考虑的。他们的倡导当然是对的,但往往和村民诉求、政府目标存在差距甚至错位;而政府视角除了“保护遗产”之外,同时还要考虑“政绩”和发展经济;而本地村民考虑的则是能不能得到实惠,希望通过“旅游开发”增加收入、增加就业、改善环境,改变贫穷落后面貌。要从“专家视角”、“政府视角”和“农民视角”中找到共同点,并以此发展,才是传统村落保护的根本出路。 

目前,开发“旅游”是传统村落利用的常见方式。如何在“旅游开发”中,既能保护传统文化,又发展经济,同时让村民得到实惠,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。 

有不少专家反对传统村落搞“旅游开发”,说这是对传统村落的又一次破坏(实际情况的确是有的)。但“古村落”不开发旅游,古村落就没有人气,吸引不了青年人回乡创业,也缺少一项重要经济来源。没有钱,要“保护古村”也是不现实的。问题是旅游如何做到适度,做到不破坏传统村落的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?旅游业如何和其他产业结合,拉动和发展当地经济? 

1、培田历史上是个生态环境很好的地方,周边森林密布,溪流水质很好且水量充沛。培田就是依靠林木资源发展了木材外销、木材加工、造纸等产业及山区经济的,培田当年的富裕主要依靠的就是山区资源经济和对外商贸活动。但是,半个多世纪以来对生态环境的恣意破坏,培田周边林木资源砍伐殆尽,溪流水质变坏水量变少,河床积满沉沙,生态环境大不如前。 

恢复生态环境的首要任务是植树造林和封山育林,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让周边森林植被得到恢复。十几年来政府采取了一些措施,取得了成效,但这个工作还应予加强,只有生态环境好了,真正做到青山绿水,传统村落才有可能是“望得见山,看得见水,记得住‘乡愁’”的理想家园。 

2、发展特色观光农业,这一点很重要,有的地方做得很好,如江西、皖南的油菜花吸引了无数旅游观光客,就是一例。闽西有很多传统特色农业可以挖掘,发展旅游观光产业,如:杨梅、油茶、兰花、近来流行的百香果等等。把观光农业和旅游结合起来,不但发展了农业,也促进旅游业的发展。 

3、发展当地特色地方土特产品加工业和乡村饮食服务业。培田近几年自发发展了姜茶、米酒、笋干等加工、销售,开始有一定的影响,但需要引导和宣传;培田已有一些饮食业和住宿旅店,但还有待于整合和提高。培田的客家菜做得不错,很有特色,培田的住宿旅店服务周到,价格便宜。但是,由于培田的旅游业还没有向观光农业旅游、生态旅游和休闲旅游转化,游客很少在这里住下来,所以也影响了住宿和餐饮业的发展。所以,传统村落的保护和经济发展,其实是互相关联的。 

4、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和民主法治建设,大力宣传当年乡村精英无私奉献和爱乡爱土精神,鼓励青年人回乡创业,建立一支家乡管理骨干,营造良好的乡村人文环境。当年有一个如此美丽的培田留下来,是有一批乡村精英经营和管理的结果。培田的“村民自治”,就是以“兴养立教为己任”,弘扬文教,鼓励生产,扩展公益,积极向上,才取得行之有效的效果。我们现在应该学习、发扬先辈们的经验。 

希望像培田这样的传统村落发展多种经济,提高当地民众的生活水平,和美丽乡村建设结合起来建设成理想家园。传统村落的保护才能得以实现。 

另外,我们也要正视传统村落保护的实际困难,并有应对办法。 

二、传统村落保护的现实困难与对策。 

培田是以一大片传统民居为主体构成的传统村落。前福建省委书记项南曾经将客家民居归类为“土楼、围龙屋、九厅十八井”三大类。传统村落和构成村落的各类建筑是珍贵的建筑文化遗产,这已逐渐为人们所认识,“保护传统村落”也已受到重视。然而,传统村落应如何保护?却仍然是难题。原因在于: 

1. 传统村落产生于传统的农业社会。中国传统农村是由宗族社会、儒家文化和小农经济为基础的。而今,整个社会结构和文化理念已完全改变,适应传统社会的传统民居、祠堂、书院等传统建筑以及道路、水系和现代社会的需求是存在错位的,这一点不容否认。 

2. 传统村落的构成主体民居(如培田的九厅十八井),是在宗族社会条件下,适应聚族而居、四代同堂而产生的,祭祖和公共空间占了主要部分,生活起居处于次要地位。这一点和现代人对住宅要有私密空间,讲究生活起居,要有良好的采光通风等有很大差距。年轻一代不再愿意住老宅,是普遍现象。 

3. 由于宗族社会的解体和社会结构的变动,原有聚族而居的大宅院产权几经变动且无完整手续,产权界限不明晰(很多已成大杂院),尤其是大宅院的公共部分(如厅堂和庭院部分),产权是原宗族房派所有还是土改后分房户所有,实际上是不清楚的。在讲究房屋产权的今天,显然存在很大问题,对于房屋的维护管理,责任也难以明确。 

4. 传统建筑的占地面积和材料使用,是由土地资源和林木资源比较丰富的条件下决定的。现在,土地资源和林木资源条件已完全改变,手工制造的砖瓦、石灰等建筑材料也已改变。现在,“复制”传统建筑已非常困难,就连维修旧宅都费用高昂、材料难寻。 

5. 传统建筑以木结构为主体,以手工工艺为主,工匠则靠师徒传承。现在建筑主体结构以钢筋混凝土与砖石结构为主体,传统的师徒传承无法继续,许多传统手工艺面临失传。 

由于以上原因,传统建筑和以传统建筑构成的传统村落保护是有实际困难的。我们不能不正视这些客观原因谈保护。外国乡村的传统风貌能得以长期维持,有其和我们完全不同的基本条件:没有剧烈的社会变动、产权明晰、房屋结构体系变化不大、土地资源和林木资源不如我国紧缺。而且,有关法规早已明确,不会朝令夕改。因此:在欧美,经济条件越好,古旧建筑保护越好;在中国,“传统民居”和“传统村落”大多“保存”在贫困地区或交通不便地区。 

所以,传统村落的保护应有相应的对策。笔者认为主要有几点: 

1、保护“传统村落”和“传统建筑”,应面对现实,只能有重点的保护。应通过调查研究、专家评审以后确定保护范围,制定维修方案,编制预算,由国家投资或补助资金进行维修保护,该保护的就一定要保护好。 

2、对传统建筑维修保护应和改造利用结合起来。闲置的房屋,损坏是很快的,是难以长期“保护”的。可以考虑在保护原有建筑风貌的基础上进行适度改造,解决排污、消防等问题,成为适合现代人居住使用的房屋和独特的“农家乐”,或作为博物馆、展览厅和各种会所、茶室等。当然,这里还存在投资和回报的分配问题,要解放思想,引进外来资本和管理是一条路子。 

3、保护应和新农村规划相结合,新村建筑应植入传统因素,有民族风格和地方特色,并与原来的旧村协调。只有新旧结合、协调发展,传统村落的生命才能得以延续。 

培田在传统村落格局、传统建筑维修保护改造方面,是做得不错的。利用老屋改造成展览厅等等也取得了一定成效。但传统村落和传统建筑的保护是一项很大的系统工程,有待于继续深入探索和试验。 

收藏本页】  【打印本页】  【关闭窗口